自幼慈仁 有出塵志

    師 號德華,俗姓洪,名阿隨,民國十八年七月八日出生於台南縣北門鄉南鯤鯓附近之小漁村───蚵寮。父洪世,為地方士紳,任職聯合會長,年方四十即順無常;母陳氏曾住台南市慎德堂多年,晚年精進念佛,含笑念佛而逝。

  師自幼慈仁,雖蟲蟻蚊蠅不忍傷。年輕時有出塵志,不得許。後適許家,先生為一本份公務員,正直厚道,精於書畫,退休後即住仁武山中,協建道場。

  師精於女工,每為人裁剪衣裳務令歡喜滿意乃止,故訂作者夥,每至深夜始得休眠,因此身患畏寒,雖大熱天亦常棉襖加身,卻不臥病。

夜夢觀音 放下修持

  四十歲某夜,夢見觀音大士身量等山,復有二莊嚴高大之比丘僧勸令放下修持,自是精勤不懈;每日不是跪拜即是靜坐,往往手持長香跪坐入定,雖香蒂燒傷臂腿而不自知;經常以日式宿舍之背櫥為臨時關房;日不過一食,食唯水果、白水或些許蔬菜耳,幾天不眠不飲乃常有事。

首度閉關 結帳為修

  四十二歲第一次正式閉關,地點為蚵寮大姊家,關房乃一方六尺蚊帳搭於總舖上耳,如是凡四十九天,幾近絕食狀態,唯數日始一飲,飲唯果汁或白水,出關後定慧俱增,目常垂簾,唯以耳聞,由於感應不斷,故往求加持者不絕於途,更有遠從日本慕名而來者。

二次黑關 百二十日

  四十八歲第二次閉關,地點為王俊博師兄家之頂樓,內覆以層層布幕,伸手不見五指,於如是黑關中百二十日,出關時唯皮貼骨、雙眼深陷,與釋尊樹下苦修狀無二,始知非畫家筆下臆作者。

三次入關 悟卍字諦

  民國六十七年夏潤雙六,師第三次入關,形式同前,為時亦百二十日,感悟「眾生之苦即是我苦」「面面是佛,然由無明剛強,故唯有以溫柔體貼,善巧導出之」,有偈云「甘育哺嘴鬻,哺乎鳥仔袋」,意即母鳥將粗硬的食物嚼碎後,來哺育幼鳥。

四度閉關 白傘護眾

  民國六十九年師第四度閉關,為期二十一天。出則製一白傘覆頂,效大白傘蓋佛母之出眾生於佈畏之地,令得安穩解脫。從此駕其「六一三五駕駛帆」,開演「經苦耐寞駕駛題」,於每週六晚聚眾共修,如是十年從無間斷。此間師無日不以求度眾生之疾苦為念,廣運其無緣大慈,同體大悲之菩薩精神,廣結善緣,拔苦與樂。計由師加持得感應者數以萬人計,由師悲導虔心學佛者不計其人。

六度萬行 任運而持

  考師之修持,方法無他,依行六度法門。蓋師有求必應,徹底布施也;嚴守三昧耶,每日工作或既定功課未完成,絕不食不眠,持戒也;任人譏諷,從不動氣,絕食斷飲不引為苦,安忍也;常在定中,坐必雙跏,習於禪定也;自稱「盲眼乞婆,無智無慧」以無智無得成其大智也。

  師常謂「心即是佛,若能直門直意直理行去,無不成佛」,且勉人「精進念佛,莫忘本願,務必藉此難得之一期生命,利用呼吸、壽命,深入諸法,見自本面」。

悲憫眾生 其來有自

  於此頗值一提者:某次大颱風天,佛堂前之遮陽棚已被掀走,師猶跪地合掌,寂然入定於狂風暴雨中,其定力與悲心不言可喻。又一次劉上師來訪,師演其自悟拳法,上師曰「頗多類似亥母拳」。又慧淨法師行腳來訪,觀察三日,嘆為菩薩化身。七十八年底,師抱著嚴重足疾,往尼泊爾參加敦珠法王肉身入廟典禮,飛機始抵加德滿都,足疾突癒;且得深大感應如回故居;並翹首西藏,孺慕之情溢於言表。蓋師以無師精進,得此成就不可謂無因緣也。

  事不孤起,待緣乃生。師父的出家因緣終於成熟了。師從自覺宿緣,放下修行,三十年來,篤志苦行,律己甚苛,待他則隨順滿願。因徹底放下,故能深體世法苦諦,慈悲充遍。因此教內、教外;方內、方外;欽其德、感其悲而求教、參訪者,多有人在;有因見其行而發大勇猛心者;有因受其教而身心得以增上提昇者;更有海外學人因嚮往其道行而返國求請皈依者。雖師、弟間具有實質的依止關係,然礙於形相、傳統,每多有人指責,懷疑其如法性。

出家緣熟 白老剃度

  古嚴寺乃一菩薩道場、實修道場,故凡有發心精進者,都無條件提供關房道場,給予安心辦道。故有很多出家、在家人都曾來古嚴寺閉過關,也有很多修行團體借用古嚴寺舉辦禪修、念佛、灌頂、共修、內觀、禪十、禪七等活動,參加者每有歸家之感,並對古嚴寺的環境與提供的服務贊不絕口。雖然如此,但寺中弟子與護法會成員們每感歎行者之來去匆匆,期盼有更多的實修者能常住古嚴寺,一方面可使功夫成片,二方面能蔚成修行風氣;經過幾次的開會檢討形成結論:若師父能現出家相,一則接受皈依順理成章,二則可進一步接引出家眾,令道場更形莊嚴如法。於是大家共同勸請師父正式剃度出家。師亦感該以在家相引渡者已經圓滿,可推展更進一步的因緣,於是決志出家。

  出家乃大丈夫事,非同兒戲,故得慎重其事。師首先表明,有三位大德有緣堪作依止,又有夢境數則,經過推敲研判,誰是剃度師事已甚明。於是吾便往高雄菩提講堂向上白下雲老和尚呈報,請求老和尚給予剃度。老和尚一口答應,並決定於觀音成道日﹝農曆二月十九日﹞假古嚴寺為師父與另四位常住舉行剃度圓頂儀式,就這樣,師成為臨濟第四十二代弟子;於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二日(農曆十月一日)到宜蘭福嚴禪寺進受三壇大戒,成為正格比丘尼。

禪淨律密 四宗益弘

  師父說:古嚴寺燒四種金,也就是說古嚴寺並弘禪、淨、律、密,不拘一宗,不分彼此。師父在傳承上接的是臨濟法脈一禪;平時接眾,強調心淨即是佛,心堅即是佛,念念攏是佛,亦即以深信切願篤行的淨土法門接引有情;律則堅持菩薩律儀,以六度嚴己,心心命命為眾生;密則強調面面是佛,無二無別。故古嚴寺不執一法,不斥一法,凡佛所傳正法皆隨喜弘持,俾使有心學佛都能應機深入,竟成菩提道。

  以上對師父的修行經過與出家因緣的介紹,僅止萬一,欲實際了解師父的慈悲功德,唯親近之,乃可實炙其德,實受其教,得真受用。


民國68年,師父出關時 四度閉關,白傘護眾 猶如慈母,心懷眾生 師父好開心喔!